南方網> 南方plus>南方藝見

沉淀30年推出長篇小說 馮驥才亮相廣州談回歸“寫作”_南方藝見_南方網

2019-04-15 07:10 來源:南方網 楊逸 覃毅 徐子茗

  馮驥才被叫做“大馮”,因為他身材高大,一米九二的身高是名副其實的文化“巨匠”,手也很大,和人握起手來,溫暖而有力。

  聽說他的房子也很大,露臺上的綠植蓬勃茂密,他說起什么來都高興,經歷過的事情如數家珍,說起天津人的“嘎勁”,時常講著故事就自己朗朗大笑起來。

  惟獨講起那些正在消失的文化遺產和村落,表情就變得格外嚴肅,“我從文學到文化,實際沒有離開我們這代知識分子身上的那兩個字,就是責任,我覺得有責任的人生是有分量的。”

  幾十年來,他丟下創作的筆,義無反顧地扎根到中國民間文化的保護中,一直在和時間賽跑,幾千個日夜奔走呼吁,保護的是民族的文化,丟失的卻是自己的寫作夢想。有人問他遺憾嗎?馮老說:“其實理想一直都在。”

  2018年12月推出的最新長篇小說《單筒望遠鏡》是他沉淀近30年后推出的又一力作。這部近15萬字的長篇小說,書寫了他對歷史和人性的思考,并成功入選了剛剛揭曉的2019年花地文學榜,被評為“年度長篇小說”。

  4月13日下午,馮驥才先生攜新書《單筒望遠鏡》亮相廣州,受黃埔書院之邀,在“非常道讀書會”上,進行主題為“我的寫作生活”的分享。

  分享會上,年逾古稀仍精神矍鑠的馮老先生,與孩子、家長和文學愛好者們,如同長輩般,如數家珍分享了自己的文學創作感悟和人文觀點,幽默有趣的發言引來現場陣陣笑聲。

  保持旺盛精力的秘訣是什么?戳視頻看馮老先生的幽默分享↓↓↓

  文學、繪畫、文化遺產保護、教育,被稱為馮驥才的“四駕馬車”。廣泛涉獵的馮驥才再推新作,有何看點?幾十年的文遺保護經歷,他有何心得體會?記者特此專訪,為大家梳理一二。

  問:《單筒望遠鏡》是“怪世奇談”四部曲的最后一部,聽說早在上世紀90年代初,您就有了寫作計劃,經過近三十年沉淀,這本書跟前面的三部有什么不同?

  答:我很久沒寫小說了,但這部小說我一直放在心里,三十年過去,不寫不快,非寫不可。其中很重要一個原因是,小說的人物早就活了,我不寫,他們非要“糾纏”我,小說家一定要叫他心里的人物“橫空出世”,這是一種創作本能。另一個原因是我一直在關注中心文化關系這個問題,這部小說表達了我對這方面的一些思考。

  “怪世奇談”系列作品關注的都是中國在特殊歷史背景下社會文化現象的小說。我在《俗世奇人》追求地域性,人物對話語言全是地方土語,文本的敘述語言中也揉進去一些天津話的元素,比如天津人的強梁、幽默、戲謔、好斗、義氣、直來直去等等。但我在《單筒望遠鏡》這部小說的審美上,不追求地域性,敘述語言中沒有主動放進去天津話的元素。在《單筒望遠鏡》里,我更注重意象的表達,因為畫面能使讀者有獲得感。將小說中的情境不斷寫成畫面,是我這次寫作為之努力的方向。

  問:新書取名《單筒望遠鏡》,這個書名的靈感來源是什么??

  答:天津這座城市比較獨特,西方列強對中國的侵入,是從廣東福建等沿海地區開始的。鴉片戰爭以后,天津地區開始漸漸淪為殖民地。那個時候,是中國最弱的時候,也是中國社會處在低谷的時候,也有很多愚昧的現象存在。天津一分為二,一半是老城,一半是各國租界。一半是地道又深厚的本土文化,一半是純粹的西方文化。同一城市,兩個世界,人種、語言、面孔、器物、生活方式以及城市形態迥然相異,蔚為奇觀。

  現在天津還有很多諸如廣州沙面那樣的西方建筑,但外來勢力最早帶來的經常看到的,就是單筒望遠鏡,特別是軍官身上喜歡帶著望遠鏡。我覺得,“單筒望遠鏡”很有象征意義,它不能用兩只眼睛看,而只能選擇性的看。人都會選擇性地看美好的東西。所以,小說里面的男主和女主看到的對方都是美好的。如果從文化的視角來看,一定是各自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,看他們各自好奇的東西。中國人看西方人,西方人看中國人,很多誤解都是由此產生。這對今天世界來說是有意義的,東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接觸和交流,需要對歷史重新認知和了解。

  問:您廣泛涉獵文藝領域,您曾用文學、繪畫、文化遺產保護、教育“四駕馬車”的比喻來回顧自己的人生,如果要進行排序的話,這四駕馬車,您會怎么排??

  答:這個問題問的好。很多時候我去參加活動,活動主辦方都會給我的座位貼上各種標簽,如文學、非遺保護、教育、政協委員等。前幾年,我致力于文化遺產保護,我對非遺保護者這個身份也十分肯定。但我也熱愛文學。如果現在讓我排個序,我會先是作家、其次是文化遺產保護、第三個應該是教育。我覺得現在需要培養文學和非遺保護相關的人才。有責任感的、有時代擔當精神的年輕人,是文化領域未來的希望,所以教育也是我未來關注的方向。

  問:習近平總書記考察廣州永慶坊時曾提到“讓城市留下記憶,讓人們記住鄉愁”這句話,在粵港澳大灣區協同發展的背景下,您如何看待粵港澳大灣區的文化遺產?對這里的文化遺產保護有什么建議?

  答:“協同發展”需要保護各個地方的文化特色,不是把不同的文化變成一樣,而是讓不同的文化協同共存,允許文化的多樣性。我覺得,嶺南文化是很獨特的,它自成體系,音樂、美術、民俗和民間手藝都有清晰的脈絡,而且水平很高。而且海外很多華僑都是廣東人,他們也很在乎自己的老家,對古村落的保護也相對較好。

  我覺得粵港澳大灣區很多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,都應該積極地去保護。我給一個建議就是:接受文化的最好方式就是去體驗。我們是文化的“參與者”,而不是“學習者”。文化是離不開生活的。文化保護也應該回歸到生活里。比如,在清明的時候,我們帶孩子去踏青,讓孩子們感受到春天萬物生長的生命力,這比在從書本上學習要強得多。

  【記者】楊逸

  【見習記者】覃毅 徐子茗

  【圖片】主辦方提供

  【視頻】徐子茗

編輯: 林濤

相關新聞

微信
QQ空間 微博 0
回到首頁 回到頂部

網站簡介- 網站地圖- 廣告服務- 誠聘英才- 聯系我們- 法律聲明- 友情鏈接

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
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ICP備案號:粵B-20050235

黑帽SEO